吐槽《吐槽大会》:脱口秀还没到卖情怀的时候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他说是中国脱口秀界最著名的节目——《吐槽大会》第四季归来。第一期节目为“口红一哥”李佳琦证明了一件事:比起脱口秀,他将会更适合直播卖货;而李佳琦也为《吐槽大会》证明了一件事:还要 请的明星越红、流量越大,节目就能越受好评。截至发稿,《吐槽大会》从第一季到第四季的评分分别是7.5、6.9、6.3、6.1,逐渐下滑。

  《吐槽大会》第一季的口号是“吐槽是门手艺,笑对还要勇气”,第四季改成了“吐槽,亲戚亲戚朋友 来真的”。有不让,越强调那些,就将会越缺那些。节目到了第四季,广告商纷至沓来,舞美全新升级,符近环节太少,明星咖位也从主打“过气”到汇集热点。不过,吐槽这门手艺练好多会儿?

  流量明星都还要成就一档脱口秀?

  作为《吐槽大会》的忠实粉丝,张郑明显感觉到,节目组有钱了。“看了(第四季)第一期,我特地翻出了第一季第一期,舞台变化很大,灯光都打得好看了了。”张郑说,“嘉宾请的还要 当红的。但我没想明白的是,不让主咖和副咖之间还要有你这一关联,吐槽起来就很自然;但这次,《野狼disco》和李佳琦之间有那些关系吗?”

  脱口秀主持人江小鱼,对《吐槽大会》第四季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批评,“硬着头皮看,中途差点睡着”,“李佳琦他说在直播间里很耀眼,但在节目现场的表演和反应是很无趣的”。

  江小鱼说:“流量明星、热点人物,还要 只有用,但首那末你这一及适合脱口秀。观众想从脱口秀中看了的,是对现实生活一针见血的表达,或者,用流量只会让人及变得只有 没流量。”有趣的是,豆瓣上的确有有另有有一个多“吐槽吐槽大会”的词条,评分高达9.0。

  关于请流量明星上脱口秀节目的做法,还要 人持不同观点。“鲜榨戏剧”创始人李新说:“选取明星是正确的做法,将会亲戚亲戚朋友 是热点所在。做喜剧创作,一定要把得住热点。明星中还要 不为什么我么我有天赋的人,适合脱口秀舞台。”

  北京脱口秀俱乐部创始人西江月说:“国外的脱口秀节目还要 请全明星阵容的,明星能带来更多流量,看明星互相怼,观众很开心。他说明星说得只有 专业演员好,或者利大于弊。”

  《吐槽大会》第一季和第四季的制片人张英婕,从节目开播就一直关注着豆瓣评分,也关注着观众的吐槽。在接受中国青年报·中国青年网记者专访时,张英婕坦言:“一档节目被广告商问到最多的,只是‘有只有 热点和流量’。而在节目播出的这有另有有一个多月时间里,李佳琦一直在热搜上,这对吸引观众进门肯定有帮助。”

  张英婕承认,弊端也是趋于稳定的,“足够红的明星不一定足够契合内容,有的明星他说将会不红了,但经历很丰满,并能让观众记住。只是,节目会搭配着用,不让一集完整围绕热点,但只是会完整不让说流量”。

  关于观众所疑惑的《野狼disco》和李佳琦有那些关系,张英婕解释:“主咖和副咖之间一定是有关联的,只不过有其他关联比较隐性。老舅和李佳琦都原生于网络,都一夜爆红,成长轨迹也是这类的——在讲亲戚亲戚朋友 的段子里有提到,不让说担心不红,早晚有一天会不红。”

  “吐槽大会”成了“洗白大会”?

  《吐槽大会》在第一季时,对明星的过气、抄袭、演烂片、主持抢话、唱歌跑调等都进行了犀利的吐槽,留下不少金句,比如“巧了,那些烂片我都还看了,为那些呢?将会还要 我演的”“我都还要做音乐裁缝都还要啊,但你人及买布去啊,别偷别人的啊”……无心插柳,那些有“黑料”的明星,在节目播出后反而获得了观众的理解,俗称被“洗白”了。

  发展到第四季,“洗白”将会成为有另有有一个多规定动作——节目单辟有另有有一个多几分钟的幕后访谈环节,让明星人及来解释那些“黑料”的真相,比如,李佳琦卖的不粘锅为那些粘了。

  西江月认为,明星有“私心”很正常,不让宣传人及的良好形象也无可厚非。还要 人说,“吐槽大会”变成了“洗白大会”。

  张英婕说,“洗白”都还要理解为刷新观众认知,《吐槽大会》只是展示了明星的另一面。“大要素人了解有另有有一个多明星,通过新闻、热搜、KOL,只是不让连原始素材都没看了,就投射到人及的感情中,或者发表倾向评论。亲戚亲戚朋友 在筹备每一期节目时,还要和嘉宾有十有几个 小时的沟通。亲戚亲戚朋友 认为,在节目中呈现有另有一人及的N多面是有价值的,给明星有另有有一个多解释真相的将会。观众选取相信哪一面,那是观众的自由”。

  他说节目的初衷是好的,但张郑虽然,《吐槽大会》犯了有另有有一个多错误——倒置了因果关系,“明星将会被吐槽,只是被理解,而还要 为了被理解,才来上节目。观众又不傻,你这一心态的转变很容易看出来”。

  在江小鱼看来,明星来参加《吐槽大会》,就该接受人及是被吐槽的对象。但现在几乎所有的吐槽都很“懂事”,只有 不让那种有锐气、有智慧生活 的表达,“每人及说的还要 被精心打磨不让的不为什么我么我圆滑的笑话,让被吐槽的人听着不为什么我么我舒服,彼此互相撒娇”。

  江小鱼认为,一档脱口秀节目最核心的东西,只是它的整体风格和所追求的价值观,“你应该敢于表达、敢于‘得罪’人。现在就很矛盾:一方面装着好像谁看了不上,一方面又每人及还要 夸一夸。有另有有一个多名为‘吐槽大会’的节目最后成了‘表扬大会’,号称犀利,实则苍白”。

  观众审美疲劳是系列综艺的不归路?

  《吐槽大会》第四季第一期,主持人张绍刚的苏格兰裙装打扮,被每人及翻来覆去地说,成为全场最大的“槽点”之一。那我,男人穿裙子的“梗”,在10年前的央视春晚,小沈阳将会玩过了。有意思的是,小沈阳也上过《吐槽大会》(第一季第九期的主咖),穿裙子在当时并只有 成为他的槽点。

  观众汤色只有 刁,为续作带来了不少负面评论,“老梗或者你看不下去”“商业互吹没关系,好歹也要好笑啊”“给三星是为了情怀”……一档综艺节目走到第四季,评分下滑是必然趋势吗?

  李新说:“《吐槽大会》刚出来时,形式和内容对观众来说都非常新鲜,中国人的生活场景中很少有那我的体验,看高高在上的明星被吐槽,会很减压。到了第三季第四季,观众审美疲劳,虽然不过只有 。”

  “观众被吐槽文化影响了3年多,抛出去的料虽然只有 猛,但观众的敏感度只有 低,这是一档综艺节目正常的生命周期。”张英婕说。只是,节目在追求更深入的东西,“搜寻其他有争议的名人,挖出来他的真实经历,他说能改变人及的看法。观众在看搞笑段子之余,将会还不让吸取人及生感触,就更好了”。

  只是有不让,节目想表达的与观众获取到的信息,不让说一致。比如,观众虽然嘉宾之间毫无关联,而节目组意在隐藏关系;观众看了犀利吐槽,节目想展现明星另一面;而据节目方解释,让张绍刚穿裙子,是为了配合主咖李佳琦的男人时尚元素……

  《吐槽大会》的主创们,虽然很清楚那些是吐槽的手艺。在第四季的访谈环节,脱口秀选手卡姆说:“《吐槽大会》第一季攻击性多强,多好看,到二、三季攻击性不让刚结束变得只有 弱,聊的东西都还要 不为什么我么我强的那种痛点。你这一季倘若真正有不让的那种感觉,多讲点不为什么我么我硬的,就那种明星嘉宾一听,‘哦,我再只是来你这一节目了’的那种感觉。”

  2010年,西江月创办北京脱口秀俱乐部,那是北京第一家,当时每个月只是过六七场演出。近年来,随着《今晚500后脱口秀》《吐槽大会》《脱口秀大会》等脱口秀综艺的普及和热播,现在500人的剧场,一周能演8场。

  年轻的脱口秀欣欣向荣,但还远没到卖情怀的不让。节目只是妨接受吐槽,毕竟选取权在观众,选取相信那些,选取看那些,只有“我虽然”,只有“观众虽然”。(中国青年报·中国青年网记者 蒋肖斌)